s
联系我们

成功与计划脱不开关系 为何我们只能羡慕?

作者:admin 文章来源:未知 2018-07-11 17:05

  此前全胜的比利时输球了,面对天赋更加超群的法国他们拼尽了全力,却没能越过这座大山。

  很多球迷都难以掩饰自己的失落之情,毕竟这样一支团结又战力高昂的比利时国家队,给世界杯带来了很多经典的镜头,大家都很惋惜。但是对于比利时足球来说,这已经是一种成功。

  正如小组赛结束时,我们也曾提到过的德国:德国国家队输了,但德国足球没有输。四年前,年轻的德国队打破了欧洲球队无法在美洲问鼎世界杯的定律,在7月的马拉卡纳高高举起大力神杯;而另一方面,足球小将旗帜下日本足球2050年夺冠的百年计划,闯入16强把比利时逼上绝境,日本足球总是刷新人们的敬佩。

  无论德国还是比利时、日本,他们足球的成功都与计划脱不开关系。1998年兵败法兰西的德国人列出“十年复兴计划”,比利时人提出8所“精英培训”计划,日本人提出2050年的夺冠计划和J联赛“百年梦想”,敢于做出计划的足球人达到了他们想要达到的高度。

  德国和比利时,几乎在同样的时间节点遭遇了困境:1998年世界杯,老迈的德国队在1/4决赛上被世界杯新军克罗地亚打进三球,却毫无还手之力悲惨情景可以参考本届世界杯克罗地亚3比0完胜阿根廷。

  比利时则是小组赛三战皆平,被荷兰和墨西哥联手淘汰。2000年欧洲杯,德国队一平两负小组垫底,比利时一胜两负小组第三,卫冕冠军和东道主双双小组出局。

  德、比两国都清楚地认识到了自己的危机,并开始采取措施进行自救。既然面对着同样的问题,具体的做法也就非常相似,要走出本国足球后继乏人的困境,大力发展青训必然成为首要任务。德国拿出了“十年复兴计划”,比利时制定了“2000计划”,而比计划更重要的,当然就是按照计划实施。

  德国人的做法是,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了52个精英青训中心、366个地区教练基地,有1300名职业教练向孩子们教授现代足球的基础内容,他们同时还要身兼球探。在2002年首次参加世界杯就上演了帽子戏法(对沙特)的克洛泽当时给了德国人非常大的触动,因为这名前锋21岁时还在踢业余联赛,这使德国人意识到,人才缺乏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人才被忽略了。

  所以在德国人的十年复兴计划中,发现人才也成为了一个重要内容。德国青少年球员发展计划总监约尔格丹尼尔解释说:“如果德国最好的足球天才恰好出生在大山后面的一个小村庄里,我们也会把他找出来。”

  德国足球的管理部门出台了很多硬性规定,首先是德甲和德乙俱乐部建立专业的青训体系,如果达不到要求就会被逐出职业联赛。而甲乙两级联赛俱乐部建立完善后,再向下一级联赛拓展,这样层层下达,甚至第七级别联赛的部分俱乐部都拥有自己的青训和梯队。至于足球学校就更多了,毫不夸张地说,德国足球的复兴计划实施到如今,每个城市甚至很多小镇都有专业的足球学校。

  如此之大的足球工程,当然需要足够的人力物力和财力,在本世纪初启动这一计划的时候,德国足协每年的投入就达到5000万欧元左右,而各俱乐部也要匹配这一数额。而且,投入的数额是逐年增长的,后来已经达到了初始阶段的两倍。各俱乐部都舍得这笔投入,是因为道理非常简单如果自己的青训能培养出优秀的人才,可以在球队打上主力,哪怕两三名球员就值得这样的投入了,否则你去转会市场上买人,要花的可能还不止这个数。所以,像弗赖堡当年尽管降入德乙,却仍然投入上千万欧元用于青训建设。像以前根本不重视青训的多特蒙德,曾经濒临破产边缘,差点被赶出职业联赛,而在“基尔希危机”之后,他们就开始大力发展青训,培养青年才俊。

  德国人特有的严谨作风,也是其足球复兴计划得以顺利实施的一大保障。因为青少年球员的培养是一个长期工程,不能急于求成,对年轻球员基本技术的培养,德国人始终严格要求,不会有丝毫的放宽。当然,他们也不会抹杀年轻球员的个性和创造力,因为这对于足球运动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。总之,德国人对不同年龄段球员的训练方式都有着科学的设计,细致至战术阵型、训练场地都因年龄不同而有所差异,他们培养出来的球员基础扎实、球技娴熟,更重要的是,又有着鲜明的自身特点,而不再像以往那样大多是铁血战士的类型。

  在2014年世界杯上登顶后,德国足球培养计划又在2017年进行了一次大规模、全方位的汇报演出:大部分主力没有随队,而由边缘国脚搭配年轻球员的德国“二队”击败了两届美洲杯冠军智利,史上首次夺得联合会杯冠军;而多名主力被抽调到德国“二队”的U21青年队,又力克实力强劲的西班牙队,第二次夺得U21欧青赛冠军。“汇演”结束后,“评委”们一致评定:当今足坛最强的三支球队分别是德国队、德国二队、德国青年队。

  说到比利时,其实与德国足球的发展计划与实施有很多相似之处,尤其是他们的青训发展过程,本来就借鉴了很多德国、法国和荷兰的经验,这方面就不再细说了。我们重点来说说比利时的“精英培训”模式。之所以提出精英培训,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,比利时是人口小国,这使它不能像德国、法国那样承受青训过程中的球员损失,换句话说就是,比利时因为人口少,所以成才率就要高。

  为此,比利时征战建设了8所精英培训中心,集中先进的训练设施,集中优秀的师资力量,集中出色的青训球员,以求达到最好的效果。比利时足坛的最强球队安德莱赫特就是8所精英培训中心之一,参加本届世界杯的比利时队中,卢卡库、费莱尼、默滕斯、登东克尔、巴舒亚伊、蒂耶勒曼等许多球员都曾经在这里接受过培养。

  《卫报》曾经专门发表文章,详细介绍了卢卡库在安德莱赫特受训时的具体情况。而安德莱赫特在培养小球员方面确实有着独特的方式,他们会根据球员自身的情况而采取不同的培养方法,但他们也很注意不给孩子们灌输过多的信息,提倡在短时间内高效地完成训练任务,而不是把同样的训练量拖成更长的时间。

  其实,精英培训是很多国家都会采取的模式,我们首先就会想到法国足球圣地克莱枫丹,从1988年成立到1998年法国首夺世界杯冠军,克莱枫丹就已经做出了相当的贡献。从亨利、阿内尔卡到“四小天鹅”,再到如今在世界杯上倾倒众生的姆巴佩,而大背景就是近年来法国足球的年轻天才呈现井喷之势,克莱枫丹的超凡魅力已经不言而喻了。

  继续说回比利时,由于其特殊的国情,比如国家小底子薄,加上青训起步较晚,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发展到能容纳众多的青训球员,所以比利时还采取了借鸡生蛋的方法,即借助于足球强国的青训主要是法国、荷兰、英格兰(邻国关系好,足球水平高),把国内的好苗子送出去进行培养。

  在本届世界杯的比利时队中,就有多名球员是这方面的范例。维尔马伦是其中的先驱,他早在2000年就进入了著名的阿贾克斯青训,当时他15岁,而三年后他就已经代表阿贾克斯成年队参加比赛了。队长阿扎尔是在年仅14岁时前往法国里尔青训营,由于天赋出众而且成长顺利,三年后他开始代表里尔参加法甲联赛。贾努扎伊则是在安德莱赫特接受过精英培训后,前往英格兰进入了曼联青训,18岁时从曼联出道而成为职业球员。另外,维尔通亨、登贝莱、沙兹利等同样如此。

  尽管已经为时久远,但我们还是一起来看看日本的发展足球的方式,或许会对我们有不一样的启发。

  早在1980年,日本就启动了“国家集训中心制度”,也称为“日本式选手培训制度”,具体做法就是把基层培训单位中条件出众、表现出色的选手送到各都府道县的集训中心进行培养,让他们得到更快的提升,并且感受到竞争的气氛。集训中心制度在日本足球的飞速发展中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,集训中心培养出来的代表性球员如中田英寿、稻本润一、松田直树和柳泽敦等名将,都曾经代表日本队参加过奥运会足球赛和世界杯。

  1991年底,J职业联盟(类似“中超公司”)第一任主席川渊三郎受日本足协重托筹建职业足球联赛之际,效法“俱乐部准入制度”的创始者德国足协,为当时全日本业余足球顶级联赛的47支企业球队,以铁的手腕亲拟了联盟准入条件:“必须拥有至少12名职业球员,确保拥有可自由支配的可容纳观众人数达1万5千人的足球场,建立球员育成梯次体系,教练班子必须持有资格证书”。

  日本J联赛创办于1993年,而在1996年日本又提出“百年构想”,它的核心思想是“通过体育运动让国家幸福”。其实,日本人的“百年构想”不是以强化足球的竞技层面为目的,而是要通过体育运动让人民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。但是J联赛的这种理念得到了民众的广泛认可,喜爱足球的人越来越多,足球的发展也就更迅速,整体水平也得到了更快的提高,所以说,日本人的这种做法是非常聪明的。

  由于济科、莱因克尔、利特巴尔斯基等明星外援的到来,以及涌现出来的本土新星,J联赛诞生后很快就得到了狂热的支持。另外,很重要的一点是J联赛一直倡导的独特“理念”,提倡由各地区的行政、市民、企业三者为一体的俱乐部运营形式,从而形成了一种崭新的体育模式。

  这样,J联盟旗下全体俱乐部自1993年J联赛诞生之日起,就拥有U12、U15和U18三个年龄段的梯队,这是其加盟的必要条件,也被J联盟标榜为自身特色之一。自2013年起,日本足协更是将上述准入条件升格为制度性的“准入制度”,一年一审,为亚足联在亚冠联赛实施这一制度作了率先探索和垂范。

  J联赛借助企业的力量,对各球队所在城市的学校球场进行了建设,使拥有草皮球场的公立学校数量倍增,到2010年前后已经达到了1700多所。这也吸引着更多的孩子来到球场上,把足球作为游戏和运动的方式,促进了足球人口的增长。类似这样的现象,就是“百年构想”所需要的结果。

  日本足协主席田岛幸三在日本被淘汰的赛后说,日本足球在2005年提出了著名的《2005宣言》,又称《梦想宣言》,里面提到,日本队在2030年进入世界前十,2050年夺取世界杯冠军,“今天的比赛证明了,这绝不是一个梦。”

  在这里,可以套用一下列夫托尔斯泰那句经典名言,“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;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”成功的球队都是相似的,他们都有一个明确的、可行的计划,我们甚至可以理解为其实是同一个计划,只是换成了不同的名字而已。

  在德国,它叫做十年复兴计划,在比利时叫做2000计划,英格兰人则称之为EPPP(精英球员表现计划),日本人将它命名为J联赛百年构想咱们国家的计划不也是这个么,已经是最好的了。我们设想一下,如果从20年前,哪怕是10年前,我们就按照自己的计划贯彻实施,即使这个计划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之处,但是可以在具体执行中去修改和完善,那么时至今天,中国足球的情况是不是会与目前的情况不大相同呢?

  所以说,它叫什么计划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,不要让计划在文件堆里蒙上灰尘,也不要三心二意,昨天冰岛创造了奇迹就去学冰岛,如今比利时强势崛起就转头学习比利时,就像前面说过的,狠抓青训稳步发展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足球真理,无论学习哪个成功的国家,其实都是同样的道理。

  记得有人说过:已经完成的小事,胜于计划中的大事。尤其对于中国足球来说,这句话特别有道理,咱们也有自己的足球发展计划,去看看它放在哪里,把它拿出来,按照计划脚踏实地去做,无论十年八年,哪怕二三十年,总会有成功的那一天。

  科比在NBA生涯最后一场比赛中出战42分钟,50投22中三分球21中6狂砍60分,第四节...